肯德基网上订餐

肯德基豪华午餐

   我在“怎样同中医‘西化’划清界限”一文(见10月13日中国中医药报)中并未说过“用中医包打天下,用中医治愈一切疾病”的话。我的文章原意是说,中医应当而且可以独立地诊断和治疗疾病,并能取得肯定的疗效,不一定需要依赖西医的检查化验和使用西药。这对于一个称职的、对病人负责的中医师来说,难道说他不应当或不能够做到这一点吗?而马垂宪先生却把这说成是“纯中医包打天下”,午餐这显然是有违原意,或者说是有故意扭曲、夸大之嫌。

   当前,“中医院应用西药的比例很高”,“年轻中医乐此不疲地学习西医”,其主要原因就在于目前的医疗体制和医疗环境使然,即由于多年来国内普遍存在的西主中从(西医打主力,居于主导地位)、中医被边缘化和逐渐“西化”所致,而不是主要“在于中医本身的学术缺陷”。

   客观地说,中医本身的缺陷固然有,但并不是如马先生所说的那么严重,那么地与西医相比就相形见拙,由于优胜劣汰而“被颠覆”。中医并不比西医矮了一大截,就更落后,就理应成为“补充医学”而居于从属的地位。西医也不应当以自己是所谓的“主力军”而洋洋得意,自命不凡。何况马先生在论述中医学术的“五大缺陷”时,有的地方是不实的和值得商榷的,如什么“中医的诊断不如西医科学”,“不能让病人知道疾病的本质”,西医“更能为患者解除疾苦”等。

   比如“中药的剂型不如西药便利”问题就值得探讨。我认为应当这样来看,中药的主要剂型是汤剂,熬制中药的确是有些不便,但几千年来这一剂型始终没有改变。不是不能变或不想变,而是其中牵涉到中医治病的深层次原理。宇宙是混沌的,人的疾病也是混沌的,中医治病的原理就是调燮阴阳。而水、火是阴阳的两个最基本的元素,也是最基本的药物。(李时珍把它们收入《本草纲目》,这正是其高明处)中药通过水、火的烹调煎煮,肯德基豪华午餐就形成了一锅黑色的、混沌的药汁,被人体服下后又会在体内产生一系列复杂的变化过程,也许疾病的向愈就在其中。你说它玄吗?诚如老子所云:“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药食同源。只要人们的饮食需要水、火的烹调,同理,药物亦然。看来,肯德基还真不能减掉这个熬制汤药的过程。

   至于说中医的理论、术语“不易被患者理解”也成了不如西医的“缺陷”之一,也是匪夷所思。岂不知张仲景曾说过:“经络腑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就是说,一个才高识妙的人尚不能完全弄懂致病和愈病的所以然,何况一个普通的人,他们哪能一下子就弄得明白?马先生把医学看得太简单了些,似乎什么病都可以解释得一清二楚,什么人都可以弄得懂。祝世讷教授曾说:“中医学踏进了医学处女地的纵深地带,遇到了问题没能解答,但别的医学连一只脚都还没有踏进来。”马先生敢说西医的结论就是“疾病的本质”吗?

   马先生一再强调说,“对于现代中医来说,西医是锦,中医是锦上添花。我们只有把西医学通,中医学精,我们才能锦上添花……中医才能走出困境”。请问:中医只能是“锦上添花”吗?它自己不是“锦”吗?它不配作“锦”吗?它不可以在自己的“锦”上绣最美的花、绘最美的图吗?你自己不承认中医也是一面与西医一样色彩斑斓的“锦”,难道不允许别人承认吗?

马先生同皋永利先生一样都是中医西化的积极推动者,他们用相同的语言(所谓“不负责任的”)来形容没有应用西医检查及诊断技能的中医,说什么中医如不开西药就会“萎缩”或是“一种束缚”,云云。很难设想,一个传承了几千年,没有用西药而“寿人功德自绵绵”的中医,今天如果不用西药就将“作茧自缚,自取灭亡”了,岂不可笑!在马先生眼里,所谓纯中医都成了“不负责任的”和“没有同情心的医生”了,而且还是“至少”!好大一顶帽子!他们那些“自觉地学习和应用西医检查及诊断技能”的、“为患者选择当代最有效的方法诊治疾病”的医生,倒理所当然地成了“负责”和“有同情心”的医生了。这是谁制定的标准?“当代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西医检查及诊断技能”吗?如果你是一个临床医生,你难道不知道或不承认现代医学中也有许多错误和缺陷吗?肯德基豪华午餐那些医源性或药源性疾病,我们还没有时有所见或所闻吗?午餐既然西医“更能为患者解除疾苦,更能获得患者喜欢”,那为什么还不时有医疗事故和医患纠纷发生,甚至导致某些地区医患关系一度紧张(据说在某地医院的医务人员要戴钢盔上班以防身),出现越来越多的互相不信任呢?

    马先生还提出一个奇怪的论调:纯中医只能打“游击战”,不能打“阵地战”,好像你中医就是点散兵游勇,土枪土炮,只能治点小伤小病,难以上大场面,难以担当大任,难以诊治危急重症。但是,请问:历史上的豪华午餐《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温疫论》等著作是怎样写出来的呢?是张仲景、吴鞠通等人闭门造车、凭空写出来的吗?是他们“不太了解病人所需,不懂得中医生存之道”吗?他们及其著作所救治的病人还少吗?翻开中医内科及妇科教科书,那上面的目录肯德基豪华午餐中所列出的诸如肺痈、哮喘、肺痨、血证、厥证、癫狂、霍乱、积聚、臌胀、中风、痉证、水肿、癃闭、崩漏、胎漏、子痫、妊娠小便不通,产后痉证等,难道其中的大多数都不属于危急重症吗?这些病在历代医案中记载的还少吗?肯德基中医都不能治或治之无效吗?《扁鹊传》中扁鹊治虢太子的故事,大家还记忆犹新吧?“太子暴死为厥,越人针维会而复醒”,有时针灸在急救中的作用的确是很神验的。周仲瑛教授也说:“中医在高热、出血、暴喘、暴吐、暴利、惊厥、昏迷、斑疹、吐衄、厥脱等急症救治中的优势”,应当在临床服务中得到“充分显示”。但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在这方面做得如何呢?恰恰是还做得很不够,比如很有优势和特色的中医骨伤科,在一般的大中型城市医院里已经很少能见到了。——非不能也,是不为也。由于在某些政策和舆论的错误导向下,中医能够治疗危急重症的本来面目已经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和记忆。

    中医界泰斗朱良春在与同仁闲谈时,用手比划了馒头大一个小圈,说自己对中医只学了这么一点点。李可老师也说,就是给他两辈子生命,他也学不完中医。清代大医家叶天士临终告诫后人:“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颖悟,午餐又读万卷书,而后可借术济世……吾死,子孙慎勿轻言医。”而我们的马先生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要求“把西医学通,中医学精”,即学贯中西。多么了不起,多么崇高的理想!真是大言不惭。有人就是怀着这样的梦想。肯德基豪华午餐他们把中医用西药,再加上西医的检查诊断方法,看成是使中医“走出困境”或“比较艰难的发展时期”的妙药良方,然而,其实并非如此。那样作,也许只能使中医继续陷入“西化”的泥沼中而不能自拔。

建议马先生等人不妨重新阅读一下《中国中医药报》上曾经刊载过的几篇文章,即:不必对纯中医求全责备;我们在海外实践着“纯中医”;天涯何处无芳草。

    “目前医疗市场中的中医份额日渐减少”,是如何造成的?肯德基是因为没有引进西医诊疗技术吗?还是引进过度,放弃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在学术上向西医缴械投降,最终被其改造异化造成的?那些自愿或自我从属于西医、甘当配角的所谓中医队伍中的“精英”们,你们敢于说你们现在的理论和临床水平已经超越了岐黄之学道路上孜孜以求、屡经磨砺而有所创新的前辈医家吗?你们有什么骄人的成果和业绩可以展现于世人面前而又可留传后世的呢?

    总之,纯中医并没有过时,无论在国内或国外,它仍然有广阔的市场,在未来的国民医疗保健体系中仍将发挥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的纯中医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断代或青黄不接。贬低和排斥纯中医的,不是广大的病员群众,而是那些正在自觉或不自觉地用西方的术语胡乱消灭和模糊中医的信息的人。

    最后请让我引用李致重教授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中国人应当明白:我们必须诚恳地面对以‘历时五十载,上下三代人’的代价而换来的中医学术的真正衰落。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彷徨和固执错误了。”


本文肯德基豪华午餐,来自肯德基网上订餐官网http://www.400-882-3823.com/
文章地址http://www.400-882-3823.com/a/zuixinzixun/2015/0421/509.html,转载请保留链接!
------分隔线----------------------------
  • 上一篇:酸菜鱼
  • 下一篇:没有了
肯德基新闻
  • 日记
    又要变天了,我身体不适。...
  • 仲原日记
    今天,老师要宣布综合技能测试获奖名单了。我忐忑不安...
肯德基分类导航